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为什么选浙江?

6月11日,一则重磅消息引发社会高度关注: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文件,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

什么叫“共同富裕示范区”?为何选在浙江?今天岛叔就跟大家聊聊这事。

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也是中国老百姓的共同期盼,更是中国共产党的庄严承诺。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实现共同富裕不仅是经济问题,而且是关系党的执政基础的重大政治问题。”

早在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就提出允许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先富带动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但共同富裕是一项长期任务,不可能一蹴而就。

经过4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尤其是十八大以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取得伟大历史性成就,决战脱贫攻坚取得全面胜利,为新发展阶段推动共同富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因此,在现阶段,有必要将共同富裕这一长远目标作为现实任务,脚踏实地、久久为功,作出更加积极有为的努力。

熟悉改革开放史的岛友都知道,系统性的大改革往往选择“先试点、再推广”的模式,这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项重要经验。全国推动共同富裕也不例外,中央选择了浙江作为试点。

浙江整体产业发达,富裕程度较高。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超过10万元,高于全国60%,城、乡居民收入分别连续20年和36年居全国各省区第1位。

更可贵的是,浙江的发展均衡性不错。十九大对我国当前社会主要矛盾的界定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其中“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城乡差距大。

在均衡城乡发展上,浙江的表现很优异:城乡居民收入倍差为1.96,远低于全国的2.56;浙江最高最低地市居民收入倍差为1.67,是全国唯一一个所有设区市居民收入都超过全国平均水平的省份。

此外,近年来,浙江在科技创新、社会治理、绿色发展等方面的探索也走在全国前列。

选择将浙江作为共同富裕示范区,可以在浙江已有成功实践的基础上,探索破解当前社会主要矛盾的有效途径,为全国推动共同富裕提供“省域范例”。

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径山镇的千亩缤纷花海(图源:新华社)

那么,怎样实现共同富裕呢?

有人说,目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贫富差距,因此“分好蛋糕比做大蛋糕更重要”,主张分配优先于发展。这种说法当然是错误的,不符合党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和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判断。这一点必须明确。

我们搞共同富裕,不是不要发展了,也不是要搞杀富济贫式的再分配,而是要在不断做大“蛋糕”的基础上,把“蛋糕”分得更好。如果只强调分配不问发展,甚至强调分配就是“均贫富”,那最终是涸泽而渔,不可持续。

因为,中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一口气吃不成胖子,不能在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中吊高胃口、做“过头事”,不能过度强调享受、掉入福利主义陷阱,变成“养懒汉”“大锅饭”。

所以,做好分配的前提是高质量发展。共同富裕示范区依然需要发挥先富地区和先富人群的激励引导作用,构建先富带后富、先富帮后富的体制机制和社会氛围。

这次,中央已经明确,浙江要全方位聚焦以人为核心的共同富裕,瞄准突出短板、弱项,着重在构建共同富裕的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上探索创新,为其他地区分梯次推进、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作出示范。

请注意表述中的“体制机制”“政策体系”等关键词。浙江在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过程中,要前瞻地探索解决许多现实问题。

例如,优化支撑共同富裕的经济结构,完善城乡融合、区域协调的体制机制,实现包容性增长的有效路径;处理好稳定扩大就业与技术进步的关系;在发展过程中破解用地不足、资源约束等矛盾;形成先富帮后富、建立有效提高低收入群体收入的长效机制,以及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等。浙江均需作出探索和示范。

又如,文件还提出,到2025年,浙江要基本形成“以中等收入群体为主体的橄榄型社会结构”。要实现这一点,就必须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合理提高劳动报酬及其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完善创新要素参与分配机制等。这些现实痛点也需要共同富裕示范区去探索解决。

浙江的责任不可谓不重。

中央对浙江的期望也很高。

这次中央给浙江提出的目标是,到2025年,浙江的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要取得明显实质性进展;到2035年,浙江高质量发展取得更大成就,基本实现共同富裕。而十九大提出“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基本实现”的奋斗目标,时间点是本世纪中叶。

示范区就要适度超前。

在接受专访时,浙江省委书记袁家军谈共同富裕示范区,浙江要“每年有新突破、5年有大进展、15年基本建成”,用3个五年规划时间压茬推进,首先在科技创新、数字化改革、分配制度改革、城乡区域协调发展、公共服务、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等方面先行先试。他还提到,将坚持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相协调。意思是,共同富裕不光是物质富裕,精神富有同样重要。

这些年,为推进全面深化改革,中央选择了很多地区作为示范、试点。比如深圳要打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上海、海南等要打造自由贸易试验区;“千年大计”雄安新区,同样承担了一系列重要改革的探索任务。

这些由点及面的改革试点,其目的和初衷都是为解决系统性改革难题寻求路径、积累经验。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要根据现有条件把能做的事情尽量做起来,积小胜为大胜。 

参考:

  1. 侠客岛,文/云中歌、山形秋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