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年间,湘乡市一基层干部从一位“护林人”变成了“蛀林人”

“我是一名热血青年,在农机站工作多年,一直受党的熏陶……如果有幸能够成为党组织中的一员,我将认真学习党章党规,更好地为人民、为社会服务,誓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这是湘乡市毛田镇林业站原站长陈军2006年3月21日入党志愿书中的话,也是陈军的入党初心。

从这份入党志愿书中可以看出,陈军对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渴望和为党为人民服务的决心。然而,在2020年11月16日,陈军最终因犯贪污罪、盗窃罪、保险诈骗罪被湘潭市雨湖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

短短14年间,究竟是什么让一位原本应该要为人民服务的干部,变成了一位侵害人民利益的干部?

思想滑坡,背离入党初心,金钱叩开良心之门

2006年年初,陈军从一家私营企业回到原毛田乡农机站工作。入党之初,陈军严格要求自己,工作上认真负责,业务上创先争优,短短三年时间就成为了毛田镇林业站站长。

但随着工作时间的增长,陈军对业务逐渐得心应手,在工作和生活中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陈站长,有点事需要请您帮忙,晚上想请您出去放松放松。”时任毛田镇榔树村报账员的谭燕舞找到了陈军,想要和他搭上关系。

没有坚守住初心的陈军,答应了谭燕舞的邀请,接受了谭燕舞的礼品,此时的陈军认为这只是简单的关照,不违反原则。

随后,谭燕舞在毛田镇原万洲村车塘湾等地砍伐林木,陈军对谭燕舞乱砍滥伐的行为予以默许,利用其林业站站长的职务便利变相为谭燕舞等人砍伐林木提供保护。此后两人越走越近,交往密切,在“关照-感谢-再关照-再感谢”的默契循环中,陈军与谭燕舞称兄道弟并多次为其“任性”用权。

在此期间,陈军大吃大喝,花钱变得大手大脚,还染上了打牌赌博的陋习。正因为陈军在生活上贪图享乐、追求奢靡,当他发现退耕还林项目资金有漏洞可钻时,面对金钱的诱惑,陈军将入党初心全部抛之脑后,开始把黑手伸向了公款。

管理疏漏,制度成为摆设,监督变为一纸空文

一开始,陈军只是钻资金拨付的空子,截留少数林业补贴款用于站内开支,但拒腐的长堤一旦溃坝,欲望便像汹涌洪流将人吞噬。2012年10月,毛田镇林业站变为全额拨款单位后,林业项目申报的一系列程序资料都是由毛田镇林业站“自行把关”后上报,“配合”验收的群众自然也是林业站自行找来。陈军经常在这些资料和人员上玩弄指鹿为马、移花接木等投机取巧的把戏,用以虚报林业项目,套取国家资金。

2015年,毛田镇林业站干部兼报账员聂某借调至水府庙管委会工作,陈军更是肆无忌惮,既当主管,又当出纳,站内各项收入支出都只由其个人决定、一手操办。一张假发票,找个理由,签上字,就可以报销提现,单位俨然成了其“提款机”。制度虚设、监督无力,为陈军的违纪违法行为提供了便利。

“你去帮我借一些农户的存折,给他们50-100元的好处费。”为方便自己套取林业补偿款,陈军还通过亲朋好友广泛借用农户的直补存折“套钱”。据统计,陈军先后借用过其直补存折“套钱”的农户达150余户之多,金额达43万余元。

忽视学习,放松思想改造,党纪法规抛之脑后

在谭燕舞等人先后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拘留措施后,陈军不但不珍惜组织给予的机会,反而在线索摸排过程中采取“闭口不言”的方式进行软对抗。

“我把钱退了就没什么大不了,要开除党籍也最多只能开除我一次党籍。”在贪腐的铁证面前,陈军叫嚷的荒诞言论令人发指。

据办案人员介绍,在审查调查过程中,和大多数走向违法犯罪道路的党员干部一样,工作了一段时间后的陈军疏于对党规党纪、法律法规的学习,放松了人生观和价值观的改造。

“儿子从小到大乖巧听话,成绩优异,考上国防科大后更是家族的希望,自己作为父亲没有为他树立榜样,反而影响到他的前程……”面对软硬不吃、心存侥幸的陈军,办案人员将党纪法规和利害关系一点点“掰碎”讲给陈军听,又将陈军儿子的最新消息告诉他。想到儿子,陈军悔恨不已,抗拒的态度渐渐松动。

任职期间没有专心学习的陈军,在拘留期间重温了入党誓词和党纪法规,深刻认识到错误的陈军在个人忏悔书中写道:“我没有按照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一步步走向犯罪深渊,对不起党组织对我的培养,对不起亲人对我的关心和帮助,更对不起老婆和儿子,我毁掉了这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大错已铸,悔之晚矣……希望他人吸取我的教训,引以为戒,严守纪律法律的底线,做一个遵纪守法的人。”

陈军案发后,针对案件背后反映的制度不完善等问题,湘乡市纪委监委向毛田镇党委下发纪律检查建议书与监察建议书,并组织毛田镇全体党员干部召开了警示教育大会。毛田镇以案促改,及时修订和完善了《湘乡市毛田镇机关财务管理制度》《毛田镇固定资产管理制度》《廉政建设制度》等制度,成立了由党委书记任顾问、镇长任主任的预算管理委员会,从源头上遏制陈军案类似问题的再次发生。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