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公司死亡后被装后备箱送殡仪馆,网友给公司负责人发短信质问后遭辱骂!

近日,江苏溧阳一位网友“Wxy未来”在微博发文称,自己的父亲所在的水泥厂在父亲死亡后,不调查死亡原因,而是选择在不经过家属同意的情况下,将死者装进后备箱,并要拉去殡仪馆火化场。媒体通过死者家属提供的电话,联系了事发当天该水泥厂涉事的相关负责人,对方当即挂断电话。有不少网友给水泥厂相关负责人打电话均未接通,发短信给对方后遭到辱骂。

以下是“Wxy未来”实名制求助信息:

“本人实名制求助,我爸爸是江苏省溧阳市社渚镇周城“江苏金峰水泥集团有限公司”13年零6个月的员工,2020年12月31号我爸爸上白班,本来应该16点下班,到家时间一般为16.20的样子,当天我17点打我爸爸一直无法接通,我爸爸工作岗位的地方会时常没信号,所以我一直以为我爸爸在加班,(备注:金峰水泥厂经常让没有后台的员工义务劳动免费加班),我时不时打我爸爸电话,直到21点,我很着急,无法接通变成关机,我脑子里左思右想,怎么才能联系上爸爸,直到22点30,我找到了之前爸爸用过的旧手机,找充电器充电、充了一会打开之后、我找到了疫情期间有个叫胡延树打过电话给爸爸的,我知道这个人就是厂里人、当时这个人打电话是我帮爸爸接的,在22.48分我打通了这人的电话15961248227 ,我解释了我是死者女儿、我问他我爸爸怎么还没下班,手机一直无法接通,仔到关机、他回我的第一句就是,(你怎么到现在才找人),我说你们厂里老加班,我以为他在加班啊、他回我;他上白班、已经下班了,我说到现在没回家,他说那我帮你问下、我听到对讲机里问,听到的都是没看到他人,最后这人回我,要么我帮你去查下考勤,时隔10分钟的样子,我打这人电话,他回我,我现在有事,晚点,口气非常硬气,在时隔五分钟我联系打这人电话,把我按掉、之后连续十几个电话、一直不接我的、金峰水泥厂的考勤在他接我第一个电话后,我就查了,(他们厂里的考勤有密码可以自己查),每个月都要自己去查考勤核对有没有没照到脸的,我爸爸都是让我帮他查的),我发现他16点并没有人脸考勤、我在那人不接我电话无奈的情况下、我通过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在23:49找到一个叫张国华老总15206148085 的电话,我打通了解释了下我是谁,我问他我爸爸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他回我是有点小事情,我立马问他,人在哪里,他说我也刚接到电话马上去、把我电话挂了,再打他电话问我爸爸在哪、他回我,你在哪,我说周成,有把我电话挂了,我再打他不接,打了几个接了,我问他我爸到底在哪里,最后他说在溧阳市人民医院,我立马挂了开车到人民医院南大门,我到了南大门就打这个张总的电话,问他我爸爸在重症部还是哪里,他说我也不知道,我说你自己的下属号码你不知道,他回我,我联系不上他们,我马上到了,我到了东门的急症,服务台、找不到我爸爸这个人,我就一直打这个张总的电话,他时而接时而不接,一直忽悠我马上到了,到了再说,差不多在我到了五十分钟左右,当他前脚接电话说:我到了,你也别急了,人没什么用了、后脚一辆奥迪就停到东门大门口,车窗户先打开,我直接问你是金峰的张总吗,他说不是、我说那你是金峰的人吗,他门人下车说、是的,我说我爸爸人呢,回我后备箱、我转头到后备箱、我爸爸的脚已经硬梆梆的了,就拿个彩料布包着,我问他们为什么我爸爸死了你们要我找、我爸爸到底什么时候死的,我想把我爸爸放我车上拖回家,没想到他们把我门母女三人拉着,直接把车开走,没经过我同意,在我们家属没有任何非法行为的情况下,直接把我爸爸放后备箱拉到溧阳市西山火化场,当时清安区和社渚区派出所都在场,金峰水泥厂实力雄厚,我们这种老百姓就是鸡蛋和石头碰,在人死了十个小时之内居然要通过家属找上门,还忽悠我到人民医院,并且想接电话就接、不想接直接不接,我想请有关管辖部门,特别是江苏省安监局高度重视我爸爸的死亡事件,安全第一是国家的重要口号、高度重视安监,为什么我爸爸死后到2021年1月2号上午才停产?为什么不是立即停产?为什么到今天2021.1.20号为止,我没有收到任何政府部门的报告通知书,死亡鉴定书,这明显是一起厂方安全不到位的责任事故,为什么20天了,没有任何文件下来,我在我们当地溧阳论坛发贴,居然帮我隐贴,还帮我删掉死者的证据照片,请上级有关政府部门高度重视,打压黑老虎是总理的口号,为民除害!希望相关部门为我这个老百姓做主,还我爸爸一个公道!

第二部分:逝者已逝,金峰水泥厂在事故后非常淡定,像踩蚂蚁一样把我们死者家属踩着,想找我们谈,我们就去,不想找我们谈、一个电话慰问都没有,我在溧阳市各部门举报申诉基本都是直接推卸,我已经寸步难行了,也看不到前方的路有多迷茫了,这种强大的气息和势力,让我无助,让我寒颤,很明显这一股黑势力太强大了,请中央相关部门、为我们做主查清、如此强势的原因在哪里?金峰水泥集团的法律顾问周律师跟我们家属谈判、在死者长女提出你们企业是否有商业险的情况下,他回避的说一句,不知道、特意强调社保的工伤险和商业保险(不管有没有)跟死者无关、这是一名外加律师这种双重身份说出来的话吗,请问你这个律师哪条法律法规规定的这一项,按江苏金峰水泥集团的谈判代表人朱总和法律顾问周律师开口闭口的一向惯例,以往惯例,金峰集团出现的死亡事故赔付金额一直都是120万到130万左右,这一点令我非常怀疑,是否存在商业保险欺保的可能性?金峰水泥集团如果帮员工买商业意外险到底属于什么目的?到底为每位员工买了几份商业保险,到底是否在死者身上赚取保费,真是个未知数?请保监部门和有关政府部门管辖一下,严查溧阳市和江苏金峰水泥集团有限公司合作的各大保险公司,是否存在意外险权益转让这一步游戏潜规则,在第四轮(也是最后一轮)谈判中终于承认只有一份溧阳市燕山路73号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伤亡商业保险的意外险100万,并且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溧阳市理赔主任房主任参加,但是作为一个理赔主任,居然跟我说没有保单,请问下,没有保单,你怎么参与赔付审核?并且推脱保单是由业务员黄溢负责,当我打通黄溢电话,居然跟我说,如果拿着我的身份证查我的信息,你愿意吗?还跟我说,不能提供保单,必须要由江苏金峰水泥集团有限公司同意后才能提供,从厂房的谈判和保险公司的遮掩方面,我想请问,法律法规明确规定,死者直系亲属可以调取保单,为什么到了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溧阳支公司就不可以了。这两点,我更加不明白江苏金峰水泥集团和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你们合伙的目的到底属于什么?请有关部门严查此事,高度重视这起案件,还我爸爸一个公道,我不知道江苏省金峰水泥集团董事长及各位董事怎么凭上水泥协会会长,怎么评上某些光荣称号的,这些不是我关系的,我关心的是我爸爸的公道,在此,我给各位领导磕头求助了,我相信社会还是有公道的,我相信法律是公平的,没有任何雄厚力量能抵触法律,,我相信有关政府部门会为我爸爸讨回公道,还我们家属一个心慰,还我爸爸一个公道!

以上提到的谈判,都有录音和相关图片为证据! 现实版的人如草芥更加残忍可怕,愿有阳光普照我们……”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