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岳阳市委原书记刘和生涉权色交易落马背后!

3小时前,湖南省纪委省监委官微“三湘风纪”发布重磅消息,岳阳市委原书记刘和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刘和生也因此成为反腐败斗争开展27年来,继李大伦、程海波、李亿龙、马勇、陈三新后湖南落马的第6名严重违纪违法的市州委书记。

其实,只要稍有常识就能知道,刘和生被调查消息的公布,只是靴子落地,并无悬念。2019年12月28日上午,在岳阳市委召开的全市领导干部大会上,主席台上只坐着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和新任市委书记王一鸥、市长李爱武。刘和生没有依照惯例出现在主席台上发表告别演说,上级领导和接任者也没有一句客套话对刘和生的工作予以肯定。

这样的事情,湖南最近只在2019年12月24日的娄底市领导干部大会上出现过,再上溯,就是在李亿龙离开衡阳的时候出现过。

从去向也可以看出,作为一名“封疆大吏”,被安排担任省人大社建委副主任委员,可谓比李亿龙当初的安排还要尴尬,绝非“凉拌”那么简单。

刘和生是衡阳祁东人,从其简历可以看出,大学专科毕业的他,工作后起点是很低的。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从一名乡镇干部,一步步走上正厅局级岗位,靠的主要是个人的努力和贵人的提携。

从团省委机关调入省委组织部,是刘和生从政生涯的最关键一步。由于写得一手好文章,他30出头就成为研究室副主任。

1996年底,刘和生针对机关形式主义严重,特别是文风不端正的问题,撰写了一篇杂文性质的政论文,题为《坚决反对文牍主义》,发在《党建研究》上,在全国引起不小的反响。要知道,当时的省部级干部的文章,也很难上《党建研究》。据说当时有人建议他署领导的名字发表,他断然拒绝了。由此可见,那时的刘和生,是个有才气、有个性的机关干部。

2006年,刘和生空降娄底,担任市纪委书记。新官上任,刘和生的“三板斧”就砍在了优化经济发展环境上。曾经短暂担任攸县县委书记的他,对各地普遍存在的“强装强卸、强揽工程、强行阻工”深恶痛绝。在娄底,他以坚定信心和铁的手腕对“三强”问题开展专项行动,极大地优化了城乡经济发展环境,不仅给娄底干部群众留下深刻印象,也在全省引起强烈反响。

转任娄底市常务副市长后,刘和生的政治抱负有了全新的施展舞台。务实、思路清晰,是他抓经济工作给娄底人民留下的印象。但也有机关干部反映,从那时起他对自己的要求也开始放松,与工作无关的饭局酒局也开始多起来。市政府办一位科长告诉0号君,刘和生在酒桌上常借着酒兴开玩笑说:“领导干部也是人啊!”

可以肯定的是,刘和生此番出事,与岳阳市中医院近年新建设的基本医疗住院大楼项目有关。该项目总投资约8亿元,2017年9月28日上午,时任岳阳市市长刘和生在现场宣布开工。

8亿元的工程,在岳阳不算小项目,照例受到各路人马的密切关注,也引发岳阳市中医院内部的权力狂欢。2019年4月3日大楼封顶后不久,关于该工程腐败问题的举报信就满天飞。岳阳市纪委市监委随即介入调查。

2019年7月25日,岳阳市中医院财务科长L在岳阳楼区奇家岭溺水身亡。尸体打捞上来之后不到一个小时就被匆匆火化,引发坊间对死亡原因的强烈质疑。

2019年9月2日,岳阳市人民政府公开发布关于任命任浩波为市中医院院长的决定,原院长向明波同时被免,但不见对其新的任命。

2020年3月6日,岳阳市检察院官网上放出一则消息,称一天前,市中医院原党委书记司马雄翼和副院长钟利明,分别因受贿且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被君山区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但奇怪的是,此前,从没见官方发布过任何关于他们被审查调查的消息。

大概从2019年10月初起,关于刘和生深度介入岳阳市中医院工程项目的传言,就在巴陵大地盛行。原因是,一个叫曾某清的娄底涟源籍老板,因牵涉到岳阳市中医院腐败窝案,被专案组控制了。

在湖南,以三一重工掌门为代表的涟商圈,大老板多如牛毛,曾某清根本排不上号。但很多涟商都清楚,曾某清与刘和生关系十分密切。

刘和生从娄底调任郴州市委副书记不久,曾某清就跟随他去了郴州,搞了几个小项目。刘和生任岳阳市长后,曾某清又跟到了岳阳。知情人告诉0号君,在市中医院向市政府请求立项建设新住院大楼后,刘和生表态支持,并将曾某清介绍给了中医院院长向明波。

在刘和生出席的一些岳阳饭局上,人们经常可以看到曾某清的身影。中医院新住院大楼立项后,曾某清开始幕后操控工程招投标和物资采购等业务,丝毫不考虑影响。

刘和生作为一个娄底的匆匆过客,为什么会跟一个娄底小老板打得如此火热呢?这得从曾某清的第二任妻子X说起。

话说X中师(冷水江师范学校)毕业后,在娄底广播电视台工作。其间她认识了有妇之夫曾某清,一次约会后,她在某酒店大厅被曾的妻子撞上,挨了一巴掌。后来曾某清离婚娶了比自己小近20岁的X。

2010年8月,刘和生在一个饭局上认识了姿色平平,但风华正茂的X。X性格开朗,喜欢并善于讲荤段子,在饭局上十分活跃,从此跟刘和生日益熟络。

很快,X就从电视台被调入娄底市政府接待办工作。从此,刘和生常名正言顺地带X出席各种饭局。社会上关于他和X关系的各种议论渐渐多了起来。刘和生为此在好几个场合开玩笑说:“X调到市政府办时,我正在美国学习,她是政府秘书长G调进来的,G原来是广电局长,X是她老部下,我是为秘书长背了黑锅!”

但这个锅并不是想甩就可以甩的。因为娄底人民几乎都已清楚,刘和生对X家属曾某清的关照,已经明显超出了正常同志关系。

自去年底曾某清在岳阳出事后,刘和生整个变了个人。知情人告诉0号君,如果不是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刘和生最多能够在家里过完春节。

一位厅级干部告诉0号君,2019年12月中旬,在湖南一个重要会议上,有高层领导不点名地说:“我们有些领导干部,工作调动到哪里,工程队就带到哪里。”当时大家不知道所指何人,几天之后就传来刘和生和另外一个市委书记被免职的消息。据了解,刘和生带的工程队中,还有一个重要成员——他的小舅子。

2019年初在祁东采访时,一个县委机关干部对0号君说:“本世纪初以来,祁东县在湖南政坛出了不少人物,最有代表性的是李政科、周符波、张湘涛、刘和生,可惜前三个都出事了。”

不知今天,那位祁东县委机关的干部,该有什么样的感慨?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