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外国人永居权,为什么应当暂缓?

最近,司法部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简称《条例》)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

 很多读者给我留言,纷纷表示担忧。这恰恰反映了“征求意见”的初心。我国法律体系算是成文法系,成文法立法的时候,必须要考虑长久。 

而征求意见的阶段,本身就是挑刺、堵漏洞、规避风险的黄金阶段,而不是选择有利的一面进行褒奖。本着这个思想,蛋总就来挑挑刺。 

这次立法的初衷,可能是引进高端人才,这似乎是个无法反驳的政治正确。但是蛋总有这样几点看法。 

第一个问题,有没有必要。 

我们虽然到了伟大复兴最后的攻坚阶段,但实际上并不是最困难的阶段,最困难的阶段其实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领导人民取得解放的阶段。 

那个时候,虽然也有不少海外游子逆行献身报国,但是更多却是人才流失,更没有多少外国人能移民到中国帮助中国实现民族独立(白求恩算是来帮忙的)。

第二个艰难的阶段,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很多海外学子克服重重困难,回来报效祖国,但那基本上还算是自己培养出来的人才。 

那个时候,帮助中国的外国人才也不少,比如苏联专家,但他们也并没有因此获得永久居留权。 

第三个艰难的阶段,是改革开放初期,计划经济体制受到强烈冲击,大批公有制经济濒临破产,几千万工人下岗。 

这个困难有没有通过引进外国高端人才来克服?不但没有,国内有多少人挤破了头往国外走,能拿绿卡、能坐上移民监都恨不得在家里唱一台大戏。 

现在, 我们到了伟大复兴的前夜,有大批学成归来的学子,反倒要吸引外国高端人才了,我觉得是多此一举。 

第二个问题,这种做法是不是短视。 

引进高端人才,似乎很过瘾,因为“召来了就能用”。如果自己培养人才,需要十年二十年,甚至还不一定顺手。 

有一句话蛋总一直觉得很深刻:“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既然偷不着,就老老实实在家待着,过安生日子罢。 

其实对于一个国家也是如此:“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租不如租不着”。造多费劲,还不一定造的好,只要一掏钱就能买到。但一把掏钱太贵,所以又不如租。 

但是突然有一天人家不卖给你,也不租给你了,再造也来不及了,是不是傻眼了?我突然想起了中兴,中兴一直买买买,买国外的芯片,买国外专利,结果关键时候一卡就死了。 

人才,是一种特殊的劳动力,引进人才可以说是买劳动力。对于留学生或者海外华人,本质上那还是我们自己生产的劳动力,只是加入了海外镀金环节。 

但是如果用永久居留权的方式引进外国人才,本质上是“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思想作祟,我们还不如想想办法搞好教育,有了培养本国高端人才的教育生产线(土壤)才是正道。 

我们小学一年级课本《小白兔与小灰兔》里边有一句名言:只有自己造,才有吃不完的菜。同样蛋总延伸一下:只有自己培养,才有用不完的人才;只有自己生,才有用不完的劳动力。

要激励中国人自己生孩子,蛋总有一万种办法。最简单一种,我举个栗子:生二胎的家庭,家里每个孩子中考高考加十分;生三胎的家庭,每个孩子中考高考加20分,要不咱试试?

第三,门槛是否过低。

我看到这样一条,具有博士学位,或者国际知名高校毕业,在中国境内年满三年,期间实际居留累计不少于一年。


这个门槛有多低呢?中国本土的学生,为了拿到博士学位,拼论文拼到头秃也许还不够,可能还要拼跟师娘的关系。

但是如果换个国籍那就不一样了,想尽办法帮你如期毕业,成了导师一大头疼的课题,不然完不成任务。

另外,外国本身也有很多注水博士,因此这一条门槛太低。 

第三,用移民解决人才和劳动力的长期风险。 

现阶段通过放开永久居留权,短时间内也许可以解决某些领域的困难,但是遗患无穷,这种方法代价是不是有点大了。 

通过这个条例我们发现,他们的父母、妻子和子孙,无论是不是高端人才,都有权利申请永久居留权,子子孙孙无穷匮也,并且没看到退出机制。 

如果计划生育对他们适用还好一些,如果不适用,那就麻烦大了,加上语言文化、宗教信仰上的巨大差异,会给社会治理带来巨大的隐患。 

我们80后小时候的政治课本上就有,美国资本主义社会的一大弊端——种族问题。课本上说的是实话,因为美国社会的种族矛盾非常尖锐。 

白人和有色人种之间,有一道难以弥合的鸿沟,不体现在语言和法律上,体现在社会生活上,白人聚族而居,黑人聚族而居,拉美裔聚族而居。 

由于敢于斗争,加上选票政治,黑人反而形成了事实上的最高等级,白人处处忍让,唯恐被扣上种族歧视的帽子。 

但是在警察执法的过程中,白人与黑人之间的矛盾就暴露了,白人警察总觉得黑人可能发动袭击,于是开枪就多。但是开枪越多,越被黑人视为歧视,于是隔阂更甚。 

中国人买房子,售楼部的小姐姐都喜欢强调附近有地铁线交通方便,有大型商超购物方便。有的售楼部的宣传册,离地铁站三公里,都敢说自己靠近地铁线。 

但是在美国,如果售楼部的小姐姐说附近有地铁站,有大型商超,那麻烦了,十有八九卖不出去了。因为社会不稳定的因素人群会经常搭乘地铁,赖在地铁站和大型商超。 

至于为什么有黑人的地方社会治安就不好,咱不知道,也不敢问,一问就是种族歧视。但铁的数据是——美国黑人的人口比例仅占全美13%,可是33%的美国罪犯是黑人。 

华人到了美国,又勤奋又安分,还不喜欢持枪,所以就成了被欺负的对象。有个黑人曾经出过一首歌,连说带唱教人抢劫,第一句就是:首先你得找个华人(中国人)的房子…… 
这首歌后来遭到了美国华人的集体抗议,最后被迫下架。歌曲可以被下架,但是对华人的偏见和歧视,不是一个Delete键能解决的。 

白人也在歧视华人。连希拉里都能够公然搞个什么教育平权,强行拉高华人的分数线门槛,因为都知道这个民族安分守己。 

由于通过体育可以引进,通过可以结婚引进,就怕最后高端人口没引进来,引进来一批社会不稳定因素。 

近现代史上,通过移民引进外国劳动力的,最后都成了社会隐患,将来甚至可能导致国家动乱、分裂。 

德国,由于二战后丧失了大量精壮劳动力,加上人口老龄化,最后采用了一个愚蠢的办法弥补空缺,那就是从土耳其大批移民。 

1961年10月30日,西德政府与土耳其政府签订了为期两年的劳工招募协定,正式邀请土耳其人以外劳的形式进入德国工作。 

招工一时爽,一直招一直爽。尝到甜头的德国,看到了土耳其劳工对德国经济增长的巨大作用,于是让土耳其劳工可以停留更长的时间。

再后来,德国对移民政策的逐步放宽了,1967年土耳其女性外劳获得工作签证的比例提高,1974年起土耳其外劳可获得家庭团聚签证,1980年起外劳回德国继续工作可获得奖励。 

越来越多的土耳其人不再仅仅是到德国赚完钱就跑路,而倾向于留下来并将家人接过来一同生活并获得德国公民身份。 

随后,在德国的土耳其人越来越多,持有德土双重国籍的土耳其人比例大增,其性别比例也趋于正常。最重要的是,土耳其人的整体年龄比德意志人更年轻。 

到了2011年,德国国内共有约400万土耳其人(德国总人口8200万),是德国最大的少数族群,也是最大的海外土耳其人群体。 

问题是这些人并没有融入德国,把自己变成德国人。他们看世界杯,当土耳其胜利时,他们会欢呼,当土耳其失败时,他们会打砸。 

土耳其国庆时,他们会上街庆祝。土耳其选举,竟然可以在德国摆摊拉选票,号召双重国籍者回国投票。 

他们还把德国国旗跟土耳其国旗合二为一,在他们德国的家里悬挂,他们还有个称号——西土耳其。(假如有人在五星红旗上乱写乱画,你是什么感受?)

埃尔多安的预言正在实现:主只是趟列车,我们要登上这趟列车去往我们的目的地。清真寺是我们的军营,宣礼塔是我们的刺刀,圆顶是我们的头盔,信徒是我们的战士。 

埃尔多安更狠的一招,号召每个家庭都生五个孩子。我感觉再这么下去,元首的棺材板都压不住了。 

再说法国。最直观的我再举个栗子吧!2018年世界杯法国虽然又夺冠了,然而拿破仑的棺材板辛亏提前焊死了。 

法国的社会问题还有比较严重的宗教问题。加上北非移民超高的生育率,2027年之前,将有五分之一的法国人信仰伊斯兰教,到2050比例将超过50%。 

在法国巴黎,某些街区治安极差,说来你可能不信,我们的全l国l人l大l副l委l员长乌云l其木l格2010年在巴黎还被抢劫过,还是在车上,而且还有“随行安保人员”。  

某些街区比如巴黎的19区,住满了阿拉伯人、黑人,是出了名的乱,警察都不敢去执法,人死在里边白死。 

再说英国,英国本来是个基督教为主的国家,然而随着外来移民的增加和本地人口的衰减,教堂的人越来越少也越来越老了,而林立的清l真寺反而越来越拥挤。
 
有人说,不要搞错,这条例引进的是高端人才。这是个巨大的陷阱,今年你引进了1000人,加上妻子四个老人三个孩子,理论上可以是9000人。


单个的人才,可能是高素质的高端人才。但是“高端人才,宁有种乎”?他们的后代是否还是高端人才?

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子孙孙无穷匮也,假如100年繁衍四代,每代生三个,全部又都嫁娶外国人,然后再次繁衍,100年后理论上可以变成十几万。

一定要注意,引进的不是一个人才,还包括他背后的宗教和文化,引入和繁衍多了,就会提出更多的要求,社会就要有更多元的配套,这都是未来的成本,建学校,盖教堂,盖神庙,盖清真寺。


蛋总现在还可以批评一下黑人白人印度人,但是若干年后,这些人先有了永居权,再有话语权,就变成批评不得的群体。

历史上的民族融合和文化融合,绝对不是请客吃饭,而是残酷而血腥的斗争。比如我们看似温和的佛教,也是经过了三武一宗灭佛运动的。 

所以不要高估了中华文化的融合能力,我们现在享受安定团结,是因为我们的祖先付出过无数血泪的代价。

第四个问题,巨大的漏洞——双重国籍。 

中国是一个不承认双重国籍的国家,我一直以此为自豪,因为一旦丢掉中国国籍,就得注销身份证、户口本,再回来就难了。 

但是如果放开外国人永久居留权,等于事实上的双重国籍,在中国工作生活,享受着中国改革开放发展的红利,还可以享受外宾外资的待遇,同时还享有国籍所在国的福利。 

那么问题来了,中国的计划生育国策,是否对他们有效?他们的孩子考大学,是否按外国留学生录取分数线进行录取? 

如果就此放开,等于变相鼓励移民海外,然后出口转内销,以外籍身份回到国内生活,因此不但不利用人才引进,反而会造成人才和资本的流失。 

有了外籍身份,可以转移国外,不排除有一部分人铤而走险,从事违法犯罪活动,从而为社会稳定埋下隐患。

第五个问题,时机是否成熟。 

做事情,讲究时机,时机成熟了,有些事情是水到渠成的,比如接受外国人永久定居。但是目前,时机远远没有成熟。 

从这次意见稿出台,网上的反对意见是非常大的,为什么非常大,大家怕又给自己找了个洋爹,因为平时的感官,外国人在中国享有特殊的权利。 

东西丢了,经常优先找回;违法了,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来中国留学,可能有学伴对接;疫情期间来中国,还会有人送泡菜安抚。 

外国人享受特权,本质上是对社会资源的挤占。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在开放外国人永居权之前,当务之急,是要清除这种“涉外”无小事的思想和行为。 

这是民意汹涌的重要原因之一,也就是法律上做不到人人平等。 

第六个问题,开放永居权,并非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高招。 

有一些文章认为,我们要想成为美国那样的国家,就必须开放永居权,我不认同这种看法。因为美国本身是一个移民国家,而中国从来不是。 

我们好不容易找到美国一个缺点,不能奋不顾身、不加辨别就扑上去学。我认为人类有个贱脾气,越是得不着的东西越宝贵。 

中国的绿卡,是世界上含金量最高的绿卡,因为太难办了。正因为难办,我认为将来才更能吸引到最顶尖的人才。 

现在还吸引不到,归根结底中国的产业还没有爬到最高端,在中国的收入还无法超过美国,但是我们现在进步很快了。 

我认为只要工资足够高,创业环境足够好,5年签证、10年签证足以让他们来中国工作。因为我相信真香定律。来上学、来工作、来挣钱都可以,但是来这里扎根繁衍就算了。 

大国应该承担大国的责任,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是我们应该做的,但首先我们应该理解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本质。 

人类命运共同体旨在追求本国利益时兼顾他国合理关切,在谋求本国发展中促进各国共同发展。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各国共处一个世界,要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 

我们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上,帮他们建设好家园、发展好经济,共同应对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气候、瘟疫、灾难、恐怖主义等)。 

高中的时候我数学差,老师安排一名数学好的女生一对一帮扶,但她也没答应嫁给我啊。同样,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不是说非得变成一家人。 

距离产生美,我到现在还想念那名帮我补习的女生,到现在还能想起她的发香是黛丽丝的(鹤壁天元的产品,已经绝迹,所以不是打广告)。 

为了以后的和谐安宁,有必要暂缓放开外国人永居权,条件真正成熟以后再议。希望大家踊跃发表意见,为国家未来、为子孙后代献计献策。





如果真要通过,请一定堵好漏洞。最关键的,要严格控制好数量和质量,每年1000人,不能再多了(目前是每年700个左右)。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