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的潇湘往事

5月28日夜。骤雨初歇。湖南永州市广电中心南侧的潇湘公园大门口,镌刻在巨型花岗岩上的园名,落款“秦光荣”三字随着刺耳的砂轮打磨声,化作一阵青烟,随风飘逝。

潇湘公园镌刻在巨型花岗石上的园名,落款“秦光荣”三字已被打磨掉

永州市委的朋友告诉0号君,秦光荣在故乡的几处题词都已经被“妥善处理掉”了。

永州市委一老领导回忆,“潇湘公园”的名字,系2012年1月26日秦光荣回故乡过春节时所题。其时,秦刚任省委书记几个月,意气风发。那一次,秦光荣还带回几箱刚刚恢复生产的烤烟型高档“大重九”香烟,给关系较好的故友一人送了两条。

“挥毫当得江山助,不到潇湘岂有诗?” “潇湘”在古代特指人杰地灵的永州。作为中文系毕业生,秦光荣的才气一直被家乡人民认可。他作词的《美在永州》和《九嶷山之歌》在永州家喻户晓,他撰写的《柳子碑廊记》也文采斐然。出生于零陵区黄田铺镇的秦光荣,虽然知名度不能与永州历史名人柳宗元、元结、周敦颐、怀素、何绍基比,但也与陶铸、江华等并称为永州当代杰出人物,成为家乡人民的骄傲。

但从2019年5月9日起,秦光荣带给潇湘古城父老乡亲的,不再是荣耀。当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消息,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随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刊发评论:《省委原书记主动投案,选择了唯一正确的出路》。

其实,关心秦家的人,早已发现了异常。

4月中旬,北京一湘籍机关干部偶遇秦光荣,发现他已是鬓发苍苍,令人不忍直视。

去年11月27日,华融控股的华融投资宣布,董事局主席秦岭由于“个人原因”,已辞任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坊间盛传,“他的儿子秦岭已经出事了!”

早在今年春节后没过几天,秦岭就被赖小民专案组控制。他那带着两个女儿的前妻和挺着大肚子的现任妻子,虽没被控制,也纳入了调查视野。

显然,被“凉拌”多年的秦光荣,又身不由己地卷入了举国震惊的赖小民案!

赖小民案件为什么令最高层震怒?因为它发生在党的十八大之后且“性质特别恶劣,情节特别严重”,因为它发生在中央将金融工作提到前所未有战略高度的关键节点,因为它以个人贪腐近20亿元的惊人数字刺痛了经济下行期广大干部群众敏感的神经。

以0号君的经验,从赖小民案件对反腐败斗争的负面影响和高层的重视程度来看,主角可能小命难保,重要涉案人员可能插翅难逃。

从秦岭被控制起,秦光荣就成为惊弓之鸟,淡出公众视野,基本不在外面吃饭。

1976年,在新中国历史上是极其不平凡的一年,对于湖南师范学院零陵分院一个叫秦光荣的学生工作干事来说,尤其如此。这一年,X同志被从主席家乡湘潭地委发配到柳宗元流放过的永州之野任零陵地委副书记,而秦光荣则被选调到地委宣传部任新闻干事,经常有机会陪X书记下基层调研。秦光荣长得阳光帅气,文笔也不错,深得X书记喜爱。

永州民风彪悍,官风尤甚,内斗内行,排外厉害,一介文人X书记在那里工作同样比较被动。1980年,省委决定调x任郴州地委书记。一辆解放牌卡车送他离开潇湘古城去郴州赴任时,连来告别的都没几个人。地委大院冒着危险送书记去郴州的,仅有秦光荣一个人。秦光荣离开郴州时,据说X书记与他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从此视为忘年知己。坊间传秦光荣是X书记的秘书,没有任何根据。

离开学校进机关6年,秦光荣一直为普通干事,级别相当于今天的科员。

1982年9月,党的十二大召开,干部“四化”作为用人新方针被写进党章。3个月后,X书记被提拔为湖南省委书记(排第一书记毛致用之后,1988年成为一把手)。又17天之后,秦光荣被“四化”为零陵地委委员(相当于今天的永州市委常委)、团地委书记,从普通干部直接进入厅局级干部行列,开启放量拉升模式。

几乎所有落马官员的忏悔书中,都会有各种假设和如果。当年秦光荣从永州黄田铺乡农民家庭走出时,相信绝对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官至省部级大员,权倾一时。他会把今天的责任推给提携自己的老首长吗?

在20多年前的湖南官场,44岁担任省委常委的秦光荣绝对是一匹黑马。

自古妻廉夫祸少,而秦光荣不幸摊上了一个贪得无厌的老婆。秦妻黄玉兰为祁阳人,秦在零陵地委工作时,黄玉兰就开始热衷于“提篮子”。到长沙后,黄玉兰的贪性更是尽情绽放。秦光荣一位老部下回忆,每逢重要节假日或秦的生日,秦家都是门庭若市,什么人送的红包,无论多大的红包,黄玉兰都是来者不拒照单全收。20多年前,几万甚至几十万元一个的名包,已是黄玉兰手中的平常之物。

“黄玉兰极不待见秦家。”曾经出入过秦家的李先生告诉0号君。他曾亲眼目睹黄玉兰给秦光荣一位蒋姓亲戚上“政治课”的场景。“你们光荣哥工作那么忙,那么辛苦,你们就不要再去烦他了,他是云南人民的省委书记,不是你们秦家的书记!”其时,黄玉兰俨然一位资深纪检干部。

然而,对于黄家亲戚的诉求,黄玉兰则有求必应。

但给秦光荣带来更大麻烦的还是其舅子黄永明。秦光荣任长沙市委书记并交流到云南后,黄永明就活跃于长沙、昆明两地,干起“提篮子”的生意。熟悉黄永明的都知道,他是个大钱不放、小钱不让的人,只要有利可图,“几千元一单的买卖也干”。

长沙通程国际大酒店43楼,是黄永明和秦光荣同母异父兄弟蒋某纤的儿子蒋某宏打造的豪华商务会所,也是他们跟政商两界要人打交道的重要场所,即便是党的十八大后,这里也一直正常运转。

2018年4月12日,湖南日报等媒体报道,长沙市公安消防支队近日对存在严重火灾隐患的长沙通程国际大酒店第43层营业区域实施临时查封。直到日前,0号君前去探访时,被告知,“早已关门”。

“做人不靠谱是大家对他的一致评价,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在什么地方,打电话不接是常事,即便接通了,明明在长沙他可能说在昆明或北京。”黄永明一名永州朋友说,“有时秦光荣找他都找不到。”

云南省宣传系统一官员告诉0号君,几年前,云南省委大院发生过群众打着横幅要求秦光荣退钱的闹剧。原来,有一个矿老板为矿山手续的事通过中间人方某找到黄永明,要求其疏通云南省国土资源厅的关系,并送上300多万元。后来事情没有办好,黄永明仅通过方某退还100多万元,请托人不服,于是去省委讨钱。秦光荣事后虽然勒令黄永明将余款全部退还了,但形象受到很大影响。

黄永明如此肆无忌惮,是有原因的。永州市委一位老领导说,秦光荣在永州的一位异性朋友对他纠缠不休,黄永明出面以超常规的手段帮其摆平了,秦光荣对此十分感激,黄永明也因此在朋友圈获得“中国好舅子”的称号。

这令0号君想起了长沙晚报记者同行说的一件往事。上世纪90年代中期,永州一个刘姓女子挺着大肚子到长沙市委大院找秦光荣讨说法。《长沙晚报》为此急领导之所急,安排一个龙姓记者采写了一篇关于秦光荣、黄玉兰夫妇伉俪情深的报道,以对冲刘姓女子的负面影响。几年之后,又有一名赵姓女子用油漆在长沙市委大院刷巨幅标语,公然对一位市委常委示爱,轰动一时。

关于秦光荣的生活作风问题,省委组织部一位退休干部给0号君讲了一个故事。1997年3月,时任省委组织部主要负责人因为长沙干部安排使用问题与秦光荣发生重大分歧,当着几个人的面批评秦光荣说:“光荣同志,你在生活作风方面的反映也是不少的!”令秦光荣十分尴尬。

用人方面,秦光荣在长沙为人诟病的事情还有不少。他曾力排众议将一名区委副书记直接提拔为书记。1998年1月,秦光荣支持一位非组织提名人选从票箱里钻出来,取代袁汉坤成为市长。这件事暴露了秦政治上的不成熟,也成为他被平级交流到西南边陲任职的直接原因。

党中央、中央纪委关于建立“亲清政商关系”的倡导,对于秦光荣来说,不过是耳畔轻风。或者说,他早已陷入泥坑,无法清白脱身了。

20年前,中文系毕业生秦光荣平调云南时,不知道是否有过“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的慨叹。现实是,他在跟三湘故旧联系时,失意与落寞常常溢于言表。

一些老板跟着过去表示慰问,在滇的湘籍商人也纷纷向他靠拢。有的怀着善意,有的各抱目的。

一个叫蒋政江(外号“蒋光头”)的永州籍老板,成了秦光荣最铁杆的朋友之一。蒋政江原是永州市一个小地产商,曾为中港合资宋家洲水电站的股东。他跟到云南后,先是进行房地产开发,后来借云南矿山整治之机,控制了大量有色金属资源,其华联锌铟股份公司在有色细分领域具备了一定的话语权。

“侠客岛”等媒体的报道说蒋政江是秦光荣同父异母的兄弟,属于以讹传讹。但蒋政江跟秦光荣的异姓哥哥蒋某纤是一家人。此外,在滇商人跟秦来往密切的还有刘某某、李某某等。云南城投董事长许雷则是跟秦光荣交往频繁的国企领导,来了外地朋友或公务客人,常常由许雷出面接待。云南城投的业务,不少也照顾了秦的老板朋友。

目前,蒋政江已接受调查,许雷则步秦后尘,选择了投案自首这一唯一正确的出路。

话说秦光荣的儿子秦岭,大学毕业后辗转于多家金融机构,2011年通过农业银行高层关系入职农银国际。农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是中国农业银行(601288.SH,01288.HK)的全资附属机构,于2009年11月在香港设立,注册资本18亿港元,2010年3月将中国农业银行原在港机构农银证券有限公司、农银保险有限公司并入旗下。但秦岭并不安于现状。2015年底,秦光荣通过金融系统高官牵线,将秦岭转至华融资管公司,担任了华融投资董事会主席。

2017年,时任湖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向力力的儿子向导毕业后直接就进入了秦岭的华融投资。

2013年6月,香港上市公司江山控股(HK00295)向保华嘉泰(由保利集团和华融、嘉泰基金组成)和中科恒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向军配售65.28亿新股,保利集团和华融公司通过保华嘉泰成为江山控股的第一大股东,向军成为第二大股东。江山控股从此转入新能源业务。

向军是秦光荣的铁杆朋友,涉足房地产、新能源等众多产业。向军实际控制的华信恒源股权投资基金,也是湖南国有上市公司华天酒店(SZ000428)的第二大股东。通过江山控股和秦岭,他和华融资管公司有了深度的牵扯。知情人告诉0号君,向军跟“明天系”的肖建华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4月底,向军在北京逐个找控制企业的高管谈话,就一些重要事项进行交代。华天集团一位管理人员告诉0号君,向军交代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次我只怕很难出来了”。

几天之后,向军就被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专案组带走了。

与向军同时被带走的企业家,还有秦光荣的朋友——长沙通程实业集团兼上市公司通程控股(SZ000419)的董事长周兆达。该公司是长沙的老牌市属企业,周兆达从秦光荣时代就担任董事长。

0号君注意到,湖南的国有企业,在同一家公司担任董事长超过20年的,除了长丰集团的李建新外,就只有周兆达了。

20年前,周兆达曾因涉嫌行贿,在涟钢宋焕威案件中受到调查,但全身而退。如今,宋焕威已作古多年了。

秦光荣还有个铁“兄弟”,叫陈某民,长得酷似秦光荣,90年代在零陵地委接待处负责,兼任潇湘宾馆总经理。秦光荣到长沙后,立即把陈某民调到长沙东塘百货大楼任副总经理,旋即调任长沙通程集团董事、副总经理,跟周兆达搭档。

秦光荣的舅子黄永明,长期在通程大酒店租用两层楼办会所和经营场所,至今拖欠房租本息已近2000万元,通程控股对此没有采取任何有效措施,明显涉嫌利益输送。

长沙电信公司一位退休领导告诉0号君,长沙电信公司一笔价值1600万元的股权被转让给了秦光荣一个北京朋友,目前该笔股权随着长沙银行的上市,浮盈已达5亿多元,有传言,秦岭与股权受让方联系十分紧密。而前文提到的陈某民,后来曾担任长沙银行副董事长。据了解,对于当年这笔股权转让是否合规、背后是否存在利益输送,专案组正在彻查。

秦光荣主政云南的几年,是云南政坛十分动荡的几年,也是他内心十分煎熬的几年。官场的内斗,利益的纠葛,干部群众的举报,让他心力交瘁。网上关于他的永州老乡蒋政江垄断云南某地有色金属资源的举报,以及蒋政江经常安排外籍美女陪他“娱乐”的传言,让他十分尴尬。

2011年7月,湖南省纪委纪检监察四室对蒋政江采取了调查措施。由于云南正在班子调整的关键时刻,秦光荣闻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通过昆明另外两位湘籍老板分两条线辗转找湖南方面打听情况,得知蒋政江是因为永州市某电站利益问题受到港商陈某举报而被调查、与云南完全无涉后才放心。

2012年2月成为省委书记后,秦光荣吸取前段教训,在大会小会上开始强调领导干部要净化社交圈,过好亲情关人情关,并至少在三次会议上公开要求,各级各部门凡发现打着自己和亲戚朋友牌子办事的,一律要先抵制再报告。这种表态,甚至比高层的类似提法还早了几年。当地湖南商会一负责人告诉0号君,秦光荣多次通过商会领导向湘籍企业家传话,一定要维护他的形象。

不过从事后的情况来看,秦光荣的这些举措,并非亡羊补牢式的自我救赎,而是更高层次的作秀。因为他的亲属和核心朋友圈的老板,一刻也没有停止利用他的影响力在云南牟利,针对他的举报一直没有间断过,并引起中央巡视组的关注和最高层的重视。2014年11月,尚差一年满65岁的秦光荣,在自己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免职“凉拌”。

经验告诉0号君,作为一名封疆大吏,如果仅仅是干部群众反映比较多,没有特别严重的权钱交易证据,且态度端正,一般会适用“四种形态”中的前两种。考虑到几年中连“断崖”待遇都没有享受,秦光荣貌似平安着陆了。

“最近几年,秦光荣也确实比较低调,即便在比较私密的朋友聚会场合,也谨言慎行,很讲政治。”秦光荣一位朋友对0号君说。

退居二线后的秦光荣,主要居住在北京,常去昆明避寒避暑,偶尔也回湖南看看。回湖南期间,他一般居住在著名企业家刘某东(非刘强东)在长沙郊区的别墅里,刘某东做边贸生意起家,是长沙本土知名罗姓企业家的女婿,也是某文化类上市公司在长沙办的一个电影小镇的董事长,香港户籍,跟秦岭多有交集。

永州双牌县境内阳明山上的万寿寺,是秦光荣每次回故乡基本上都要去看的地方。秦光荣的生日为阴历十月初二,跟万寿寺供奉的七祖佛爷的生日是同一天,所以他常在生日这天登阳明山。知情人告诉0号君,有一年,秦光荣从云南回永州时,给万寿寺捐赠了一尊古樟弥勒笑佛、一座树化石,还有一件宝物。

秦光荣荣归故里,蘋洲书院墙上刻着他的《美在永州》

所谓人算不如天算,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一念之差可能带来全盘皆输。在卸任省委书记后,秦光荣作出了一生中最大的一个错误决策,在权力的余热还没散尽时,把儿子托付给了赖小民,从而在几年之后被动卷入了新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起金融腐败案。

在蒋政江和向军被留置后,秦光荣作出了一生中最明智的一个决定:率妻子主动投案。紧接着,他在北京和昆明的家被抄了。

按照目前纪检监察机关的分工,纪检监察室主要负责日常监督,也可以直接查处轻微违纪案件;审查调查室负责查办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案件。以秦光荣原省委书记的地位和影响力,负责查办的很可能是相对偏好西南地区的中央纪委第十审查调查室,投入的“兵力”估计在100人以上。

湘江边的浯溪碑林,是唐代道州刺史元结“归老江湖边”的园林,内有清代湖南巡抚吴大澂作的《峿台铭》:园林之美,豪富所私。山川之胜,天下公之。公者千古,私者一时。大贤已往,民有去思,思其居处,思其文辞。次山私之,谁曰不宜?

秦光荣主政永州时,对吴大澂及其铭文推崇备至,常以其中名言“公者千古,私者一时”教育机关干部。

如今,巡抚吴大澂的铭文仍在目送湘江北去,那个常常来访的前云南“巡抚”,却已经去了不该去的地方。

他终究没有理解《峿台铭》的内涵!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