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乡学院就业中心朱光辉等违法违规操作刻意抹黑学生严重侵害学生基本权利

 编者按:

2016年1月份,媒体接到刚毕业于新乡学院一同学的倾诉信,提及在学校创业孵化基地艰苦创业期间多项合法权益受到新乡学院就业指导中心的严重侵犯和各种不公待遇,事后在找该中心沟通期间,中心丝毫未能觉得自己行为的不当,迫于无奈才求助媒体。
据该同学描述,他在学校创业孵化基地艰苦创业期间,因车祸回家休养期间,办公室直接被新乡学院就业指导中心 “抄了”,该中心没有过任何招呼和交流,也给不出合理的理由,直接把物品随意处理转给其他人使用。
同时,媒体与写来倾诉信的同学沟通了解到,权益自2015年10月受到侵犯以来,截至发稿已经过去半年多了,事情却丝毫没进展。甚至在苦心找该中心负责老师沟通的时候,老师不让其进入办公室,只能在门口苦等。
该位品学兼优、表现突出、但权益却被新乡学院就业指导中心侵犯的同学事发当月已向学校领导反映情况,领导高度重视,要求该中心认真处理。然而该中心却仗势欺人,刻意抹黑该同学,说问题的原因是同学的租赁合同到期。经媒体查看,合同要2016年7月才到期。

以下是该同学的求助信!

原标标题:致母校领导的一封求助信(2015年10月)

尊敬的母校领导:
您好!我是2014届的一名毕业生,各位领导前辈每日忙于繁重的校务,本来不该打扰,写下这封信实则出于万般无奈,在学校南门创业孵化基地艰苦创业期间连最根本的权利和安全感都无法得到保障,只能求您做主。
我2010年进入新乡学院开始本科阶段的知识学习,承蒙母校的关心与厚爱,在校期间先后荣获了国家、省、市校等数十项殊荣。这些荣誉的获得以及辅导员老师的谆谆教导,让我明白自己身上不止肩负着个人的荣辱,更应该为一个远大的理想而活,来回报母校的栽培之恩。所以先后担任了校内的多项学生干部职责,同时积极参加社会上的各类实践活动。在2014年毕业之际响应学校“服务地方”的号召,正式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并且入驻学校南门创业孵化基地,为当地企商服务,受到了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
2015年10月初,由于一场意外的车祸,我回到了家中暂时养伤,公司的日常运营事宜委托给了我校在我那上班的几位学生,本想着可以安心养伤,然而在10月10日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员工的电话和短信,说公司被人搬了。本以为是玩笑话,尔后公司左右邻居纷纷致电,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经四处打听了解,事情是学校就业指导中心朱光辉主任和张长会老师所为。10月10日下午五点半左右,朱光辉主任和张长会老师带领两位学生在未经我公司的同意,也没有和我公司任何人沟通回应的前提下直接打开我公司的门,并且换掉公司门的锁钥,将我公司的部分物品直接搬走处理,另一部分物品留在屋内转而交给当天入驻的其他项目使用。至今我仍不知道公司搬出的物品在何处、是否完好、是否遗失,更不知道是否已经造成一些潜在重大隐患,因为公司所有贵重物品、核心资料、发展规划、公章、财务章、发票章、合同和个人重要证件都在南门孵化基地办公室内,同样是下落不明。
了解事情的经过后,内心为之一怔!准备向公安机关报案,并且已经拟好几篇文章标题和行文提纲《新乡学院就业中心张姓老师 严重侵害学生基本权利》、《新乡学院就业中心张姓老师违法操作 违背师德道德》、《新乡学院就业中心张姓老师严重违法 行径恶劣似土匪》、《新乡一高校带编张姓老师校外“创业” 如何专心教学?!》等,准备在社会媒体报道,这种恶劣行径在感情和道理上是学生万万不能接受和理解的,毕业一年多的时间里,自己一直尽我所能的承担社会责任,随政府各部门深入基层宣讲,用自己的故事带动更多青年朋友参与到创新创业中来,同时从不曾忘记宣传母校,把母校的优良作风和各种切实服务同学的政策宣传给各地乡亲。同时,也利用公司旗下覆盖全新乡的自媒体平台时常对学校进行正面宣传,多次得到新浪网转发,形成轰动效应。
现在公司已经不能正常运营十余天,但是员工的工资却需要照旧支付,公司和个人的财产也没法统计,本来平原晚报约好的十月下旬对我和公司要进行的专访也因为场地原因无法正常进行……辛苦经营起来的公司现在已经一片大乱,这让无意听到的很多师生都感觉非常愤慨。我没有多说一句,只因为内心相信学校最终会给我一个公正、客观的答复,让这种毫无法律意识的行径扼杀在摇篮当中,让同学们能安心创业学习,让“大众创新 万众创业”的号召在基层得到很好落实,而不让大好政策落为个人谋私的摇钱树。
也许,与学校创业孵化基地的缘分可能马上要止步了,但是对于此次事件坚持恳请学校领导为学生做主,同时关于学校创业孵化基地有几点建议还是真心提出:
创业孵化基地的政策需要更加公开透明,不止一位同学向我提到想创业、想入驻基地却无从下手,或者入驻的时候苦难重重,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最终创业想法永远只停留在了想法阶段,无法落实。放眼孵化基地望去,里面四处是空房间,几乎空置一半,门上贴满的项目标牌也不过只是表象,为什么这样好的政策不能让真心想创业的同学享受到。而已经入驻的项目却有社会人员,压根和大学生创业没任何关系,他们却在孵化基地肆无忌惮,抽烟喧哗都没有任何人去管理……
以上种种,学生内心实在难平却很无奈,希望母校领导能帮帮不远万里来到新乡求知创业的我。
谢谢您!
求助人:
(指印)”

Comments